耿玉:八月·滿園桂花飄香

時間:2018年10月29日 信息來源:本站原創 【字體:

    時間過的真快,轉眼已到了農歷八月。連續忙碌數日終于到了周末,也算有兩天閑余,可以靜靜安下心來調理一下了。

    吃完早餐,妻邀我到園子里走走,這也是數月中難得的一次悠閑,不免有些向往。換一套休閑衣褲,穿一雙走步平底鞋,輕悠悠走出家門,這種感覺已經好多年沒有過了。

    八月的氣溫已經不熱了,住在靠山的這個區域,溫度適中,周身舒服的不得了。沿著房前的小道順著山腳小步慢走,真有一分愜意和別致。一陣微風吹來,清涼中帶著淡淡的幽香和絲絲清甜,妻說:這是園中的桂樹開花了!八月桂花香,可不是嗎?已近中秋,季節催花開,月亦呈滿圓,正值賞桂的時節。妻的提醒讓我有些興奮和激動,迫不及待地四下尋找起來。妻微笑著看著我說:找啥?找桂花呀!我憨憨的點點頭,妻用手指指我的頭頂說:你是身在桂中不識桂呀!我猛然抬頭,就在我的正上方一枝桂花垂于頭頂,隨風吹動搖擺著花簇,好像是得意的樣子,幾片花瓣飄落下來落在我的臉上,似乎印了妻的那句話:讓你身在桂中不識桂!周圍的桂樹也都好像迎合著“笑”了。

    我們居住的這個園子與其它的園子有些不同,一個大園子里套著幾個小園子,每個小園子風格不同,種植的花草樹木也不一樣,一樣的就是種植了許多的桂花樹。我們所在的小園子取名《園中園》,因為靠山,所以,植被茂盛,有山有水。園中的桂花樹品種繁多,有金桂、銀桂、四季桂等,也長得圓潤、繁茂。每到農歷八月,滿園桂花盛開,暗香絮飛,讓人神醒清爽,沁心柔性。

    桂花樹沒有銀杏樹的高大挺拔,也不像黃楊木的低矮粗壯,它像一團團綠盤分植在園中,葉子像涂了蠟似的墨綠油亮,素有“葉密千重綠,花開萬點黃”的美稱。宋朝詩人贊桂花:“人間植物月中根,碧樹分敷散寶熏。自是莊嚴等金粟,不將妖艷比紅裙。”宋詞又贊:“人間塵外,一種寒香蕊。疑是月娥天上醉,戲把黃云挼碎。”古人把天上人間用一株桂花婑婉的穿梭在一起,讓凡世間淘醉出多少神仙故事!

    在一株碩大的桂花樹下,我和妻騎石而坐,細細觀察這棵桂樹,它巳是有些年代了。粗糙的樹皮呈黒灰色,上面有許多的棱形斑紋,那是歲月的風蝕留下的印記。茂密的枝干呈傘狀向天空延伸,枝條又向下垂懸,就像一把大傘華蓋大片土地。再看它那碧綠的樹葉,層層疊疊似千層瓦礫把個陽光遮蓋的沒有一絲縫隙。就在枝條與密葉中,桂花像一粒粒發光的金子聚集成一串串的花簇,在碧綠中顯得格外醒目。一陣清風吹過,金色的花朵星星點點從樹冠上飄落,像雨滴般打在臉上,妻說:這就是桂花雨喲!此情此景讓我想起李清照的那段詞:“暗淡輕黃體性柔,情疏跡遠只香留。何須淺碧深紅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梅定妒,菊應羞。畫闌開處冠中秋。騷人可煞無情思,何事當年不見收。”思緒隨飄花而飛翔,多少世間百態在這一“飄”一“落”中有了感悟。

    人隨風過,自在花開又花落。問世間滄桑又如何!一城風絮,滿腑相思都寂寞,只留桂花香暗飄過。

    不知許久,我和妻相擁起身,碎步于園中石板小道,迎著淺秋的初陽,在微風中沐浴著桂花花瓣散發出的芬芳,人似醉了,心亦是醉了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(作者:耿玉 編輯:劉勇)

Copyright © 2015 Powered by www.zmqqxz.live,十堰紀委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國共產黨十堰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版權所有 鄂ICP備11016948號-1
剑网3指尖江湖职业